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企业动态 > 企业之窗

美克集团Mark Feng:我们有自己的坚持,要将家居行业做到极致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发布时间:2019-04-30  

  “伟大的设计源于伟大的想法。”

  4月4日,在美国高点市美克艺术中心MARKOR ART CENTER(MAC)盛大开幕典礼上,美克国际业务总裁Mark Feng援引美克集团董事长冯东明的话,阐述了MAC的设计理念。Mark认为,MAC是美克DNA的表达,是将艺术创作与科技进步的结合,突破了设计和创新的界限,这是美克一直想表达的品牌内涵。

  作为知名的高端家居生产制造零售商,美克家居,这个在海外市场打拼了二十多年的家居品牌,如今不仅在美国家具腹地高点市有自己的艺术中心MAC,旗下还创建了Caracole、A.R.T.,并购了Jonathan Charles和Rowe等全球知名家居品牌,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蜕变为全球强势家具家居集团,赢得了全球的瞩目和尊重。Mark Feng,美克集团的年轻一代优秀管理者,也在此时被推到了台前,与创始人冯东明共同迎来了美克在行业中的高光时刻。

  这个14岁才去美国的Mark身上并没有一些人们固有观念中的富二代习气。他聪明睿智温文尔雅,弹一手好钢琴,与父亲冯东明一样都极具艺术家气质。开幕典礼上,冯东明用画笔再现了MAC的设计初衷与创意,Mark则亲自作曲、弹奏,用音乐表达了倾注于这座建筑的爱,两人用这种艺术世家独有的异常浪漫的方式描绘了难得的经典一幕。

  在进入哈佛大学后,Mark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将乐队演出收入悉数捐给了当地公益组织。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Mark放弃了年轻人最喜欢的金融和科技这样高增长的行业,而选择回到家居这样一个“断层”的传统行业。冯东明虽然觉得家居行业对于儿子有些屈才,但对儿子的这个选择还是充满了欣喜。而Mark对于职业的选择也有自己非常成熟的看法,在他看来,所有的行业都非常不容易,选择家居行业不仅是因为热爱这个行业,而且是热爱和感恩自己的父母,Mark希望能够与自己最敬佩的父亲一起在家居行业追梦。

  目前Mark负责美克集团的国际业务,在他的主导下,美克家居旗下的几个全球家居品牌也通过美克在中国的渠道成功进入中国市场。作为在中国零售品牌战略升级的尝试,在今年三月,继成都馆后,美克美家选择在武汉开了一家15000㎡的品牌馆,将美克家居的全球家居产品和设计理念与品牌馆空间完美结合,用来承载和表达美克家居的生活美学,令人耳目一新。

  同时,美克美家也秉持“全渠道销售理念”根据消费者的不同需求,通过品牌馆、标准店和旗舰店以及工作室等等不同的渠道,与线上渠道打通,不断完善美克独有的渠道矩阵,极大提升消费者体验。除此之外,今年美克美家还将强化软装服务,可以更好地为消费者提供全案的解决方案和生活美学的体验。

  在美克MAC和武汉品牌馆,我们与这位优秀的青年管理者,就美克的全球业务、品牌理念、对中国市场的洞察和判断以及他的管理理念等等诸多问题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以下为Mark Feng的采访节选:

关于国际业务:把行业做到极致

Q:美克艺术中心MAC在高点的落成,对开展国际业务或是美国的业务有什么样的助力?美克在美国及国际业务的侧重点是什么?

Mark:美克家居在高点已经有10年以上的历史,这个中心的落成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我们在高点的延续。但是对于美克这个品牌,却经历了质的变化。

  不管中国、美国还是国际的家居行业都是一个非常碎片化的行业,从需求来看,很少有两个消费者喜欢完全一样的东西。作为零售商,他卖的东西风格越多越好,品类也越多越好,但是最后到生产端就失去了规模经济效益。所以有一种风潮是,哪种风格或品类卖得好就赶紧做,一波风潮过了之后就赶紧跑到别的方向。

  但对于美克来说,我们有自己的品牌的坚持,以及风格界限的坚持。我们注重一个风格和一种生活方式,就会把它做到极致。也因为这一点,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的零售商设计师和消费者青睐我们的品牌。在拉斯维加斯酒店的大厅,甚至好莱坞的大片里面,我们的品牌都会不经意地出现。

  前十年美克用设计走到了64个国家,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机会就是用营销、用我们新的平台去推广我们的品牌,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

Q:在家居领域这两年的收购的行为非常多,但是好像成功的不多。美克在全球收购了很多品牌,您的收购的考量是什么,在这个收购过程中,您认为挑战是什么?

Mark:有收购就有机会,有机会就有风险。对于任何行业而言,在收购之前的尽调是非常重要的。

  对我们而言,首先,我们不会为了收购而收购。我们需要看到协同效应。因为我们必须考虑到要为我们的投资者负责。而且公司的股价,是你一定要高出于投资者的期望,股价才会往上走,你的收购如果没有任何协同效应的话,这其实不是一个成功的收购。

  其次,我们要做好我们的尽调。尽调风险最大的是一些金融机构,或者是一些个人收购,他如果不懂行业,比如你不是做家居的,你到一个工厂看着锯末也看不懂。所以我们收购前的尽调是非常专业的,不仅财务尽调,还有业务尽调,我们都会亲自去工厂,这就确保我们的收购货真价实。再加上有协同效应,这样可以确保我们风险最小化。

Q:在全球范围内美克的竞争对手是谁?与这些对手竞争中,美克的优势是什么?

Mark:这是我每天都在想的问题。可能有一种人是觉得谁都不是对手,有一种人觉得谁都是对手,我是第二类人。

  家居这个行业是一个我特别喜欢的行业,不单是因为这个行业,家具它本身就是艺术品。从洞悉市场趋势到做产品开发做样品再到提供产品,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艺术品制作的过程。但是家居行业又有一个特点是,它是一个特别碎片化的行业,是个非常容易进入的行业,所以导致它的竞争性非常高。

  那么如何去跟你的对手竞争呢?首先你必须要热爱这个行业,其次,一定要走别人不走的路,一定要去创新。对于美克来说,我们的优势是体验,体验对于家居行业特别重要,我们的工作其实就是为家布景,演员就是我们的顾客,他演的就是他们生命的故事。所以这又是一个很神圣的行业,一个高度艺术的、很实际的行业。如果我们把它做到极致,就提高了我们的竞争门槛。

关于美克与行业:智能制造和全渠道销售

Q:此次美克美家武汉品牌旗舰店中,您特别喜欢的设计或区域是什么?

Mark:这个问题就好像问你哪一个孩子是你最好的孩子一样难以回答。如果一定要选择一种,我比较喜欢一楼大厅的装置艺术——智能机械手臂。它以“智能制造和工业在互联网上的运用”为表现内涵,是观察美克家居智能化生产系统的一个窗口。很多人都知道ZEST HOME这个品牌,但是都没有去工厂身临其境感受那种酷,这个装置就是你站在里面看见两台智能机器人在完成一件家具艺术作品,我们想把这种很酷的感受带给消费者。

Q: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美克家居为什么会如此重视智能化,您的初心和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

Mark:美克进入零售之前,我们是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大的OEM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唯一一家零关税家居公司。但是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有很多竞争对手都选择放弃在中国的工厂转而选择越南柬埔寨等等东南亚国家。当时我父亲的想法是,如果改变不了人工成本增长,就去投资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对我们现在最大的机会,不仅仅在于人工成本的控制,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大规模定制。我们是拥有世界唯一一家全自动的实木家居厂,现在我们可以利用整个工厂里的智联超市做一张桌子,四条腿不一样都可以。而且现在我们在美国在做一个B2B的大规模定制项目,这意味着在将来,我们可以在全球的各个地方,在我们的终端消费者的身边,不管你的劳动成本多高,美克都可以实现大规模生产。

Q:你认为接下来在整个家居家具行业的消费趋势是什么?以及产品设计上面有什么新的方向?

Mark:我们现在总是讲一个词叫“全渠道销售”,这也是美克一直想做的。

  对于我们这一代来说,都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作为家居的主力消费人群,我们这一代的偏好,比如偏爱线上渠道等,也将极大影响家居销售渠道的变化,以及对整个行业的颠覆。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纯线上的公司模式也没有被证明是最好的模式,现在纯线上的公司,没有一家是有规模而且是赚钱的。

  我觉得家居行业的体验和个性化定制特别重要。仅仅这两点,如何与我们这一代的生活方式相结合,就会给我们非常多的想法。美克针对这些问题也有非常好的战略,比如把我们实体店的体验转变成我们的媒体,然后再带动到线上的销售,行业中并不是很多人在做这样的事情。

关于事业与管理:享受与父亲一起追梦的过程

Q:您是哈佛商学院的高材生,有充分的职业选择自由,为什么您还是选择了父亲所在的家居这样一个传统的行业呢?

Mark:我以前也在金融行业做过几年,在哈佛上学也有很多诱惑,比如大家都在创业,都去金融和科技这种高增长的行业。但是到最后我会有很多感触,首先,作为一个中国孩子,我觉得还是想尽孝,我特别感恩父母给我的机会和他们的培育之恩。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的人生哲学,那就是自由究竟是什么。没有目的的自由就是空虚。就像你一天下班之后回到家里,就有一晚上的自由,你这一晚上就赖到沙发上,可能没事,但是如果这一个月一年一辈子都是这样的,这种自由是完全没有目标的。

  人生真正的意义可能不是自由,反而是对一件事的一个坚持,对某一个梦想的坚持。所以我觉得我跟父亲还是有同一个梦想,而且我非常崇拜父亲,我愿意享受跟我父亲同样为一个梦想而追梦的过程。

Q:您从哈佛商学院毕业,您觉得在这种顶级的管理学院中的理论知识,有哪些可以真正运用到企业的管理中?您从父亲那里学到了哪些管理知识,在实际与他共事中,您会听他的建议吗?

Mark:我父亲的阅读量特别大,涉猎非常广,我从小就会听父亲讲述一些管理概念。在上哈佛商学院之后,发现这些课都很容易,因为很多概念父亲都已经给我讲过了。同时,在课程中会有一些好的案例,我发现美克不仅仅是已经在做,而且做得很好,所以在学校我能结合美克来分析这些案例,也常常被加分。

  从哈佛大学本科毕业之后我进入摩根斯坦利工作了几年,金融风暴时我有60%同事都被开除,虽然我坚持下来,但我发现其实每个行业都不容易。而父亲从中国走出来,最后把美克做成一个成功的全球品牌,我是非常敬佩我父亲的。

  在哈佛商学院时我碰到了一个讲颠覆性创新的教授,他给了我很多启发。他说的很多颠覆性创新的东西,其实美克很早就在做,比如我们的智能化工厂、体验式消费、门店即媒体的这些新的概念。我在哈佛商学院最喜欢的教授也都是实战派的教授,很多大公司CEO教课所讲述的实战的东西,是真正有意思的。

  在平时工作中,如果我跟父亲有不同见解,我都会把它当成在哈佛商学院学术方面的讨论。我们的思维方式非常相似,所以只要所我们沟通的是事实,在同一个时间点我们一般都会做一样的决定。

上一篇:TSEC公益活动——“衣旧情深,让爱循环”
下一篇:返回列表